• 0821-1269-5119 (Junaidin) & 0812-3702-6766 (Saru Noliqo)
  • info@stfm.ac.id
  • Install Zoom Terbaru

帶著這樣的一個想法,胡彪招呼著陳刀子他們一行人,想著防空洞的深處走去,徑直來到了那些被被一個個大尼龍袋子,如同垃圾一樣打包的衣物面前。

數分鐘之後,當上半身套上了一件牛仔服的同時,外面還來了一件女士皮夾克。

下半身除了一條秋褲,還多了一條牛仔褲的黃燕妹子,感受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溫暖時。

嘴裡對著胡彪來了一句:「胡彪首領大人,要不我直接開動力傘去一趟警備區基地吧?那邊還有一輛戰艦剛好在那邊的碼頭上,這樣其他的大人們能更快的過來。」

對於能更快的將中洲戰隊的成員召集起來,一起開個緊急會議的事情,胡彪當然是非常的喜聞樂見。

為此,他又從衣服里找出了一條大紅色的男裝秋褲,當成了圍巾一般的給黃燕圍上。

嘴裡說到:「好的!這一次我們帶來了一架正經的飛機;一定讓瘋狗在最短時間裡,教會你怎麼開這玩意。」

聽到了這麼一個好消息后,黃燕的眼中立刻就滿是振奮之色……

。 「地陰葵水,至毒之水……」

「至陰井水,療傷聖水……」

苏染 蘇銘嘴裡呢喃著,便是有些麻木了,而在這一刻,他才明白了,藍裙女子為了救他之命,到底付出了多麼大的代價。

而對於這個代價,並非是如今的他,所有能力償還的。

一瞬間,蘇銘便是有些淚目了。

而對於他的所謂淚目,藍裙女子深吸了一口氣,直接轉過身去,不再看他了。

「你哭什麼……」藍裙女子嘆了口氣:「又不是立即就死!」

「只是眼下我得付出一部分力量壓制這地陰葵水,因此下一次進入陰之部落,我可能擔任不了主力了,而這個主力,得你來當!」

藍裙女子道。

蘇銘沉默了一下,便是重重的點頭。

之後,藍裙女子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把頭側向了一邊,便是靠著牆不言不語,過了一會後,她竟然是恬靜的睡著了。

她的眼睫毛是那樣的恬淡與安靜,自動的一眨一眨的,看上去有著一種頗為靈動的氣息。

蘇銘看著她沉睡過去的樣子,不自覺的,竟然是有著一種想要將其呵護到懷中的衝動,當他心中浮現了這個可惡的想法后,他自己也是嚇了一大跳!

畢竟,這種可惡的想法,可是有些犯錯誤的啊!

而這,就是男人不該有的衝動嗎?!

蘇銘深吸了一口氣后,便是有些苦澀的笑容!

而隨著藍裙女子沉睡過去后,蘇銘過了一回后,也是有些累了,只不過這床上,他卻是沒有上!

因為他之前和藍裙女子那是有著約定的,那就是這床,是要歸藍裙女子所有的。

而他,本來是要睡在外面的,只不過目前這小木屋的外面,是黑漆漆的一片暗黑之地,自然是無法著睡的,因此蘇銘便是躺在了地上,過了一回后,不自覺的便是睡著了!

而在他睡著覺之後,藍裙女子不知何時,眼眸突然睜開,她恬靜的沒有一絲波瀾的眼睛,靜靜的看著這小木屋的門口位置。

只見的在那裡,是有著一道黑漆漆的影子的,那影子極其的模糊,不光五官臉容是看不清的,身材也是看不清的!

而對於這個影子,藍裙女子眼眸雖然是一片的恬靜,但那眸中卻是沒有什麼知覺之感,她所有的,只是那淡淡的冷漠了。

那黑漆漆的影子,也是沒有什麼所感的,她似乎也是非常的麻木,就那樣平靜的沒有任何情緒的看了藍裙女子之後,便是直接消失了。

在她消失后,藍裙女子嘴角不知覺的抿起了一抹淡淡的嘲諷,旋即也是輕輕的閉合上了自己的眼眸。

只不過對於這一切,蘇銘卻是一概不知了。

不知過了多久,蘇銘緩緩睜開眼睛,卻是發現藍裙女子已經是不見了,他沉默了一會後,便是打開門走了出去,只見的藍裙女子卻正在門口,朝著這小木屋的周圍,傾倒著沙子,而她玉手上拿著儲物手鐲,朝著這小木屋之旁,不斷的傾倒!

蘇銘看著都愣住了,之前他認為非常困難的搬運那沙丘,在這藍裙女子的手下,居然是變得異常輕鬆了起來!

似乎是察覺到蘇銘的到來,藍裙女子沉默了一會後,便是抬起了自己的眼眸,深吸了一口氣后,她微微一笑,玉手拂了拂自己的青絲,沉默了一會後,道:「之前你所以為的困難,可是這沙丘嗎?!」

蘇銘見狀也是沉默了一下,隨即還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可你看!……這並不難!」藍裙女子旋即又是一揚,只見的之前他們所以為綠洲而寄居的那一片稍微廣闊之沙丘,已是在這一刻,盡數出現在了這木屋之旁!

之前這木屋旁邊的黑暗之地,如今已經變成了沙丘,而雖是沙丘,看上去卻也有三分生氣,再也不復從前的荒蕪了!

蘇銘站在這沙丘之地,卻是突然間沉默了,而藍裙女子在完成這一切后,卻是笑了笑道:「看見了嗎?」

「看見了!」

「你可知道我想說什麼?」

「說什麼?」

「化腐朽為神奇之事,只要你有力量,只在翻雲覆雨的一念之間!」

藍裙女子道。

而在看到這一切后,蘇銘便是沉默了,他深吸了一口氣,旋即就要走入那小木屋內,只是藍裙女子卻是玉手一招,將蘇銘是給攔了下來。

「怎麼了?」

「忘了我們之前做過的承諾約定了?!」藍裙女子狡黠道。

蘇銘:「……」

「我睡床,你睡沙子!」

藍裙女子道。

蘇銘:「……」

旋即下一刻,蘇銘的所有東西,都被藍裙女子從小木屋內扔了出來,面對這一切,他獃獃的楞在那裡,整個人都麻木的說不出話來,而對於這一切,那始作俑者藍裙女子,卻是有些開心的笑嘻嘻的望了他一眼,直接是進入了小木屋中。

「咳咳,這段時間,你就在沙子上睡了啊。」

藍裙女子直接道。

蘇銘:「……」

而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蘇銘還真就被迫的在沙子上睡覺、修鍊,而小木屋如今的主人,那藍裙女子只是在做飯的時候,准許蘇銘被放進來做飯!

只是每到飯香四溢的時候,那做飯的蘇銘,卻是被藍裙女子直接趕了出來,而對於這一切,藍裙女子也是有著說法的。

「嘻嘻,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你可知道了?」

藍裙女子頤指氣使的故意道,而她的這般神態,讓的蘇銘都是有些氣憤,可就在他要和藍裙女子爭鬥的時候,那女人直接是淚眼汪汪的指著他鼻子罵道:「你個好沒良心的,我為了都受了那地陰葵水之毒了,你卻還要欺負我!」

蘇銘整個人直接就石化了!

他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就在他愣住的這段時間,藍裙女子臉色也驀然變得陰沉了下來,這女人就如同是六月的天氣,說下雨就下雨,也沒個準的!

時間就在這種日復一日的消磨與淡漠中度過,當有一天這茫茫黑暗的空間之中,首次出現了一道極為絢麗的極光之後,蘇銘便是睜開了眼。

他也是受到了某種堪稱奇怪的感應,而在看到那炫美至極的極光后,也是有些頗為的驚嘆了!

就在他正在陷入一片驚嘆的時候,藍裙女子卻是出來,看著他道:「已經是下一月了,還有三天就是初三了。你好好準備,這一次可是你來挑大樑的!」

蘇銘沒有說話。

「哼,你個好沒良心的呀,你忘了我為了救你,被地陰葵水害得快毒死的事情了。」藍裙女子生氣道。

蘇銘:「……」

「知道啊,我這不是在準備嘛……」

接下來的這幾天時間,蘇銘自然是潛心的準備了起來,三天之後,那茫茫黑暗天空之中的一片絢麗至極的極光,便是慢慢的陷入了黯淡的趨勢,藍裙女子也是突然間出現在了蘇銘的身旁,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望著那炫美終將歸於黯淡,便是冷笑道:「我們可以出發了!」

「嗯!」

蘇銘點了點頭。

「糧食都沒有了吧……」

「是的!」藍裙女子道。

「不過,這一次,我們或許可以嘗試一下,在那第一升魔期內,多堅持一下!上一次,其實你在沉睡,我一人在尋找資源!效率並不高!」

「其一是因為我一個人在收集資源,其二是我還得分出一大半的精神心力去照顧你,所以,結果你懂得,我們其實只取得了一些食物而已。」

「但下一次,我倒是不希望這樣了。我們最起碼得有一點結果。」

藍裙女子道。

對於她的話,蘇銘也是同意的點了點頭。

這也是事實!

如果進入那陰之部落,前前後後冒了那樣大的風險,最後卻只不過是得到了些食物和水,怎麼說都有些對不起自己的辛苦付出吧……

「有個什麼樣的結果?」蘇銘突然間問了一句。

「至少……我要大量的地陰葵水。而且不是之前那種倉促的弄了一點還是給你治病的。我是要修鍊的。同樣的,你難道不修鍊嗎?!」藍裙女子道。

蘇銘沉默了一下,便是點了點頭。

旋即二人身體便是消失了,就在一道白色的光線穿梭了之後,很快,兩道人影便是出現在了一團烏雲之外。

在這烏雲之外,蘇銘和藍裙女子看著這裡,便是都不說話的,而突然間,藍裙女子道:「時辰已到,隨我闖關!」

唰的一下,藍裙女子的身影直接是沒入了這烏雲之中,蘇銘深吸了一口氣,也是跟著闖了進去。

這一次的進入,蘇銘和藍裙女子的經驗都是加深,進入這裡之後,兩人就都開始控制著身體的飛行方向,向著一塊飛了過去!

嘩的一下,兩個人就都靠到了一塊,藍裙女子皺著眉頭,看了蘇銘一眼,後者也是識趣的將自己的身體朝著後邊挪移了一些,和這丫頭的身體保持著一點距離!

「嗯!」

藍裙女子看到這一幕,也是點了點頭。

接下來,自然是那電閃雷鳴之中了。

相比於第一次,兩人進入這電閃雷鳴之中的時候,此時的蘇銘和藍裙女子,早已沒有了當初的慌亂,而這個時候的他們,顯得非常的從容不迫!

就在那些紫色的巨大雷霆,朝著蘇銘和藍裙女子轟擊而下的時候,兩個人甚至沒有刻意的躲閃,只是輕輕的一讓,便是將的那紫色的恐怖雷霆給避讓而開了!

避讓開那巨大的恐怖紫色雷霆后,蘇銘和藍裙女子,都是忍不住的對視了一眼,而對視了一眼后,兩個人都是不約而同的,發出了一道發自內心的笑容!

藍裙女子更是忍不住道:「你比上次來,要顯得鎮定從容太多了!」

蘇銘抿了抿嘴唇,便是點了點頭,實際上,他心裡也是非常認可自己這一次的表現的,他確實沉穩冷靜了不少。

而上一次的他,的確是有些畏畏縮縮了,此外,還是有著慌張!

只不過,經歷了上一次那陰之部落的所謂異世界冒險者試煉的他,還會如上一次鎩羽而歸嗎,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蘇銘,如今,有這個自信了!

唰的一下,兩個人的身形,就猶如這黑壓壓的烏雲和恐怖的紫藍色閃電雷霆中的一道靚麗至極的光線,直接是一閃而過了!

「我們要出雲層了!」

「是的!」

「注意安全!」

「是!」

「謹防古代凶鱷偷襲!」

「是!」

「再次強調,注意安全!」

「是!」

「即將衝出雲層!」

「是!」

「三十丈!」

「二十丈!」

「十丈!」

「三丈!」

「一切小心,加急,加急!」

藍裙女子的話,就猶如是一道道溫和而鎮靜自如的指揮口令,讓的蘇銘從容不迫的,緊緊跟在她的身後,直接是一閃而上,朝著那雲層之外沖了出去!

就在兩個人的身形完全衝出的那一瞬間,蘇銘甚至有一種堪稱離奇突兀的天旋地轉之感!

這一刻,蘇銘和藍裙女子甚至並排到了一起,而兩個人都是頭朝著烏雲之外,而身體都是朝著烏雲之內的,天旋地轉之間,整個世界似乎都變得天翻地覆了!

唰的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